内蒙古大学布仁巴图教授应邀来我校讲学


录入:包哈斯额尔敦    浏览次数:195   发布时间:Jun 26, 2019

【蒙古语言文化学院  宝乐尔 2019624日上午,应我校邀请,内蒙古大学教授在我校西北新村校区文渊楼405会议室作了题为中古蒙古语的性、数范畴及其<和谐规律>”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由蒙古语言文化学院副院长孟开教授主持。蒙古语言文化学院部分教师和博士生,研究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讲座上,布仁巴图教授围绕中古蒙古语的性范畴及其和谐规律和中古蒙古语的数范畴及其和谐规律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讲解。中古蒙古语的性范畴及其和谐规律与自然生物的性密切相关。有时由于修辞作用把阳性语用在阴性上,把阴性用语用在阳性上。中古蒙古的性范畴及其和谐规律具有独特的语法特点。定语和受定语,主语和谓语之间阳性词与阳性词和谐,阴性词与阴性词和谐。表示人姓氏的名词词缀“-dai”表示阳性,词缀“-ǰin”表示阴性。例如:《Barqudai》(表示巴儿中忽部落或巴儿中忽姓的男性),《Barquǰin》(表示巴儿中忽部落或巴儿中忽姓的女性)。

关系形容词词缀“-tu”表示阳性,词缀“-tai”表示阴性。例如:说男子其目有烨,其面有光“nidün-tür-iyen qaltu ni'ur-tur-iyan geretü”,说女子其面有光,其目有烨“ni'ur-tur-iyan geretei nidün-tür-iyen qaltai”。还有性质形容词也有阳性和阴性语之对立。

动词词缀也有阴阳性之别。词缀“-ba”表示阳性,“-bi”表示阴性。例如:说男人的时用“ügei bol-ba”,说女人时用“ügei bol-bi”。形容动词也有阳性和阴性语之别。

如果中古蒙古的性范畴及其和谐规律不与自然生物的性关联时性范畴及其和谐规律表现在语言觉悟上。例如:天和地,日和夜都有阳性和阴性之别。

布仁巴图教授还以蒙古文文献、史学材料、已出版的专著、已发表的论文等多维视角出发,深度阐述有关中古蒙古的数范畴及其和谐规律具有独特的语法特点。定语和受定语,主语和谓语之间单数词与单数词和谐,复数词与复数词和谐。定语和受定语主要指形容词(形容动词)和名词的关系,主语和谓语主要指名词和动词的关系。因此,中古蒙古语的数范畴及其和谐规律与名词、形容词和动词都有关联。

最后,由学院孟开副院长总结讲座,并代表学院及学校向布仁巴图教授表示感谢的同时欢迎布仁巴图常来我校进行学术交流与合作。

通过此次学术讲座,使广大师生开拓了视野,对中古蒙古文文献中的若干蒙古语的性、数范畴及其和谐规律的对比研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富了师生学术兴趣,并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大家纷纷表示受益匪浅,以后从事科研工作起到了积极的启示和推动作用。